为何越来越多的职场女性要先婚姻、后事业

    如果留意观察,你一定会发现,如今身边的年轻女性结婚越来越早了。
    从“毕婚族”的出现,到70后给80后当伴娘,都市女性的婚姻似乎一夜之间步入了早班车。
    那么,面对越来越多女性“先婚姻、后事业”的“早婚观”,人们究竟该怎样看待呢?
  现 象
    70后给80后当伴娘
    “五一”前,30岁的刘丽娜坐在办公桌前喝着咖啡,一位同事走了过来,悄悄塞给她一封请柬:“丽娜,五一节来喝我的喜酒。”丽娜不禁一愣:“不会吧,这么快就结婚啦?”给她送请柬的这位同事参加工作才刚刚1年,比刘丽娜小整整6岁,却在她之前结婚了。“那是你落伍了,这叫后来者居上。”其他同事跟着打趣道。
    更让刘丽娜感到郁闷的是,那几天,她接连收到几位朋友、同事的结婚请柬,其中有一位关系不错的小妹竟然还让她当伴娘。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她却又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美差。为这,她成了办公室里的“笑柄”,同事们总是善意地取笑她:“美女,得抓紧啊,形势严峻!”可是说归说,笑归笑,婚姻这事儿又不是急得了的事情,哪能说定就定。刘丽娜说:“我也很纳闷,我们单位10多个单身女呢,可是最近结婚的大多是80后的小妹妹,相反,我们这些70后的人倒还慢吞吞的,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有一个现象非常值得关注,目前男女结婚的年龄出现了“向下挤压”的情况,即年龄大的男性找年龄小的女性,男女的年龄差距日渐扩大,有些甚至超过10岁,这进一步增加了“男晚婚、女早婚”的可能性。
    大一女生被催谈恋爱
    一进大学就制定“恋爱计划”,这是时下一些大学生的流行做法,而这得到了不少父母的默许。自从孩子上了大学以后,父母们对孩子“谈朋友”的态度来了个180度转弯,从高中时代的强烈制止变成了热情鼓励,有些家长甚至还催促孩子早日将对象“定下来”。
    在上海一所高校就读的大一学生王琳最近比较烦,这烦恼便是来自于母亲频繁催着自己找对象。“读高中的时候还警告我不许和男同学多交往,现在却完全反过来了,三天两头打电话来,让我要抓紧。”王琳皱着眉头说。不久前放假回家,临回学校时,妈妈还一本正经地为她拟了一份恋爱计划,“大一大二瞄准好,大三大四就要确定了,最好毕业前能带来见家长。”
    像王琳妈妈一样,如今不少家长在女儿入学时就下了“军令状”,要女儿在大学里找到另一半。“也到了这个年龄了,不如认认真真找个对象,然后早点定下来。”一位家长说:“听说现在很多父母挤爆相亲会,与其到那时发愁,还不如早做准备,这样我们也早省心。”
  她们的“早婚观”
    在婚姻登记处排队领取《结婚证》的男男女女中,不乏那些犹带着稚气的面孔,刚刚20出头的年轻人早早就步入了婚姻生活。“先婚姻、后事业”的“早婚观”似乎越来越为都市女性所接受。
    去年6月刚从外贸学院毕业,目前供职于一家日资企业的刘艳说:“如今很多像我一样刚毕业不久的女孩都想早点结婚,这也许成了一个集体共识。”所以,工作刚1年,刘艳就嫁为人妻,丈夫是她的大学学长。用刘艳的话说,“早婚”是他们小夫妻“曲线创业路线”的序曲,早点完成了这件人生大事,他们就可以轻装上阵了。
    当然,这里所说的“早婚”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领女性,步入工作岗位时已是22、23岁,尽管过了法律意义上的早婚年龄,但是她们还没有真正接触到社会,社会年龄还处于“低龄”状态。从这个角度来说,她们应该算是“早婚”。
    尽管“早婚”成为许多都市女性的共识,但她们在生育问题上却表现出滞后的态度。“早结婚可以寻求家庭生活和事业发展的稳定,但如果多了个孩子,平衡就会被打破。”在一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供职的董莺道出了这些女性的心声:“我的工作很忙,而且正处于事业攀升期。结婚是为了互相支撑,让家庭给自己的人生加分。而生孩子是需要责任感的,培养孩子更需要花很多的心思,所以我们目前暂时还不会考虑。”
    忧 思
    结婚不宜过早
    在不少专家看来,80后的“早婚”其实有着更深层次的社会原因。复旦大学社会性别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沈奕斐认为,宽松的成长环境或许是形成80后“早婚”的一大原因。与上世纪60、70年代出生的人相比,80后的恋爱环境要比前人好得多,“至少人们不再认为在大学谈恋爱是早恋”。而随着高校毕业生就业已完全摆脱服从分配的历史阶段,大学毕业后可以自主择业,这也使80后的大学恋人们修成正果的比例大大提高。
    然而,正如美国心理学家凯特•沃斯所说,成熟与否才是维系婚姻的重要因素。一般来说,“早婚者”往往在结婚时还没有定性,对自身和配偶的认识都很不清楚,对结婚后夫妇双方所需承担的义务也认识不够,对社会较缺乏责任感,更重要的是,他们处理问题的能力还不够强。
    除此之外,80后“早婚者”们还面临着独生子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这批“早婚者”基本都是独生子女,他们过了20多年独苗式的生活,如今要让另外一个人和自己一道成为家庭中心,过举案齐眉的日子,这对他们可能是一种挑战。
    女性的早结婚对男性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刚出校门就结婚的女性,择偶对象多为同学、学长或者是学生时代的朋友,而这些男生也一样属于“早婚一族”。他们的事业发展和财富积累刚刚起步,而且缺乏足够的社会和生活经验。
    汪骏和傅鸣这对小夫妻应该说是比较幸运的。汪骏在一家国企的市场部任文职,傅鸣在一家外资集成电路公司任客户代表。两年前,汪骏父母买了两套连在一起的公寓并打通,现在只要将其中的一部分装修一下就可以作为新房。家里的经济条件不错,父母还表示要出钱为他们操办婚礼。
    “经济问题是解决了,但是心理问题有不少。用父母的钱结婚,两个人一起白吃白住在家里,感觉很不好。但是我们两个人工资加在一起只有6000多块,没有能力自己独立买房子。”汪骏却有自己的担忧:“虽说早一点结婚,可以腾出心思求发展,但事实上婚后面临的困难和麻烦也是不小的。”
    作为市场经济环境中长大的一代人,80后拥有良好的文化背景和经济基础,这会使他们的婚姻状况更为民主,一定程度上冲击着传统的生存方式和价值观念。而80后普遍都有较强的个性,婚姻态度的改变使他们对婚姻去留的选择更有心理准备。所以,相对来说,80后的婚姻稳定性值得担忧。
    对此,专家建议结婚还是不宜过早。在22、23岁的时候,应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事业上,对自己的人生有个规划,待到思想相对成熟的时候再结婚,不失为一种对婚姻更加负责任的态度。总之,在结婚之前,要尽量多交往一段时间,确定双方是否适合牵手一辈子。
 
    动 因
    畏惧高龄难嫁
    “即使是事业型女性,我想她一定也曾这样梦想———在不算太幼稚的时候,穿上合适的婚纱嫁给合适的人;在不算太老的年纪有了宝宝,而自己还容颜依旧。”周末的办公室里一片寂静,白晔一面写着婚礼上宴请宾客的名单,一面和朋友聊着结婚的事:“我的一个表姐研究生毕业,才貌双全,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对象。我可不想像她那样。”
    透过白晔身后的落地窗,容纳20余名员工的办公室尽收眼底。作为一名已经开创出一片天地的女强人,白晔并没有因此把自己的终身大事搁置一旁。经过数次相亲之后,她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另一半,并即将踏上红地毯。“恨不嫁君花好时。”这是白晔的真实心态。
    对80后“早婚族”来说,畏惧高龄难嫁是她们早作结婚打算的一个重要原因。来自上海部分高校就业指导中心的调查显示,婚姻对女性继续深造已构成一定影响。不少女大学生纷纷放弃读硕读博的机会,主要是担心高学历妨碍找对象。而常常被媒体曝光的大龄白领女性成婚难的问题,则给很多80后敲响了警钟,让她们产生了“早嫁为妙”的意识。今年24岁已结婚的王波说:“我这么早结婚,就是不想像很多70后女性那样成为‘剩女’。我父母的观点也是这样,趁着年轻,早点结婚,害怕以后年龄大了难找对象。”
  压力缓冲区
    对于很多初入职场的女性来说,工作的压力很难平衡。所以,她们选择“早婚”,是为了找到一个可以回归的安全港。
    两年前,陈亦菲一从大学英语系毕业,就踏上了红地毯。丈夫赵先生是位美籍华人,比她大8岁。“也许是因为先生比较成熟的缘故,他特别体贴我,也特别善于指点我。在他的帮助下,我开办了自己的通讯公司,在平时的待人处世当中,他也给了我许多有益的建议。我的成长离不开他的帮助。”
    实现事业和家庭的平衡,是都市女性“早婚”的又一动因。不少刚踏入社会的女性,工作成就及职位升迁等几乎无从谈起,不如在自己的这段人生磨合期内趁早完成结婚大事,度过磨合期后,再放手干一番事业。
    毕业于某名牌大学的尹悦只有26岁,却已结婚生子。她目前和丈夫合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为了打拼事业、奠定家业,我们毕业后就结婚、生子,然后把孩子交给父母来照看。一方面,我们可以在事业起步之时,有相对完整的时间来奋斗,不会为孩子而分心;另一方面,我们双方父母基本到了退休年龄,他们也乐于帮我们照顾孩子,丰富他们的晚年生活。”尹悦还设想等公司几年后有所起色,她就会淡出,“因为那时候孩子要上幼儿园,正是启蒙教育的关键时候。作为妈妈,我有足够的信心来教育好自己的孩子。”
    职场“逼婚”
    名牌大学的资历并没有确保林霞战无不胜。今年以来,从某名牌大学金融专业毕业的她,踌躇满志地辗转于各大外企的招聘现场。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个人简历中那一条“未婚”信息竟然给她带来了连环炮似的败北经历。
    来自职场的信息表明,大多数跨国企业招聘时会更多地考虑已婚女性,因为这类女性生活稳定,将来不会因为恋爱、结婚、生子等诸多问题影响工作,进而影响到企业的整体运作。可锐职业顾问事业集团总裁兼首席职业顾问卞秉彬说:“其实跨国公司从进入中国的那一天起,在招聘的时候就一直注意着女员工的婚否问题。”因为中国的法律对女员工的福利有很多相关规定,单是婚假、产假就要休息100多天,而这段时间公司还要支付员工的工资,这对用工合同一年一签的外企来说,是笔“不划算”的交易。所以,尽管跨国公司在用人政策上不会公开承认,但已婚而又不要孩子的女员工显然更受欢迎。在某些职位上这一点体现得尤为明显,譬如行政、人事、后勤等等,因为这些工作需要稳定性,已婚女性刚好具有这样的特征。
    所以,面对职场“逼婚”,很多女性不得不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完成婚姻大事,以顺应职场残酷的生存环境。
 

 

上一篇:《从高校辅导员视角论职业女性素质的提升》   

下一篇:没有了! 

法律顾问:北京奥东律师事务所 张琦;网络推广顾问:张永伟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素质研究会 主编邮箱:huanyuyy@126.com 投稿邮箱:bangongshi10001@126.com 联系电话:010-8131385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403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