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法律公平正义的力量——女企业家维权坚守11年

     46岁下海,遭遇了生意的骗局、面对了民告官的艰难、经历了法院一审、二审和申诉、再审及执行等一系列的波折,昔日赫赫有名的女企业家一下子被卷入了生命的谷底,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她奔波了整整11年,这11年中,家庭剧变、人生惨淡,陶月华评价这段经历:“不堪回首”。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她相信法律是公道、正义的,她相信真理是存在的,在这种纯朴却又坚定的信念支撑之下,今年62岁的她终于迎来了希望的曙光。
     陶大妈下海遭遇风暴
     1993年,46岁的陶月华响应党的号召和单位的动员,从任职的楚雄州大姚县金碧供销社“下海”,承包了所在单位的门市部。在单位上,陶月华是“三八红旗手”,并多次获得先进工作者称号。到了市场上,凭着自己的精明和吃苦耐劳精神,陶月华的生意做得是有声有色,不仅在省内做得顺风顺水,还打开了省外的市场,经营的年利润在7、8万元左右,在当地是赫赫有名的女强人。
     如果就这么发展下去,我们今天看到的陶月华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女企业家了,可就在这样一帆风顺的时候,陶月华却因为一场骗局将她的人生彻底改变了方向,不幸的遭遇接二连三,让她走上了长达十余年的维权道路。
     1995年,广受当地消费者欢迎的葵花籽十分紧缺,正在四处寻找货源的陶月华从一位老乡处得知了一条信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盛产葵花籽,且因供过于求价格便宜。喜出望外的陶月华马上就到了齐齐哈尔考察葵花籽行情,果然如老乡所说的质高价优。
     看准了这次商机的陶月华在准备采购葵花籽的时候认识了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张庆安等人,据张介绍,他是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行政干部,同时兼任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以下简称政通公司)经理,张表示能组织安排货源,还带陶月华见了市委和市委办公厅的领导。通过实地考察和到工商局查询核实,陶月华了解到政通公司确实是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投资、开办和管理的。出于对党的地方领导机关“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信任,陶月华推掉了齐齐哈尔市其他合作伙伴的邀请,就和政通公司签订了合同,由陶月华承包的经营部向政通公司供应价值30万元的茶叶和酸角汁,政通公司向陶月华供应同等价值的葵花籽。合同约定在20天后交货,违约方付合同金额50%的违约金。为了及时履约,陶月华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大姚,四处求人帮忙,短短20天内,陶月华凑齐了货款并组织好货发了出去。
     履行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陶月华又赶到齐齐哈尔市亲自接货,毕竟在 “万元户”都不多的年代,这是很大的一笔生意了。可等了6个月,陶月华始终没等到货,多次的催促,政通公司总以葵花籽不干、量不够等各种借口来推辞。一天,陶月华遇到了一个来政通公司催要货款的安徽商人,说是给政通公司发了60吨大米,一直没收到款。陶月华这才有所警觉,但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每次都答复让她不要着急不会骗你的,为了要照看孩子和在大姚的生意,陶月华回到了大姚。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银行的贷款也到期了,政通公司仍然未履行合同约定,陶月华向政通公司和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和市委领导反映无果后,向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把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和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告上法庭。
     令陶月华没想到的是,这场官司会打得这么艰难曲折,会让她付出这么多。
     11年漫漫维权路
1996年,陶月华正式起诉政通公司和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上述两个部门在接到法院的应诉通知后,提出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没有管辖权,案子应移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要求,案件审理管辖权的争议,时间又过了近两年。1998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明确了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有案件审理管辖权,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但事情还是没能顺利进行,在争夺管辖权的两年时间当中,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为推脱责任、逃避债务,篡改了被告名称和签订合同的当事人,将当时与陶月华签订合同的“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改成了“齐齐哈尔市政通实业公司”,这样一来,被注销的“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与齐齐哈尔市委和市委办公厅就没了法律上的关系,一审、二审的判决也成了“法律白条”。
     面对这样的结果,陶月华蒙了,可事实不能被蒙蔽和扭曲,她又开始申请取证调查,齐齐哈尔市工商局备案的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的《企业章程》和《资金证明》证明,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是政通公司的“开办单位”和“有偿投资人”,必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我相信党、相信法律!也相信世间自有公道。”怀着这样的信念,陶月华决心将维权进行到底。
银行的债务没赔上,亲戚朋友的钱也没还上,自己的房子也抵押出去了,陶月华从一个经营有方的生意人变成了一个居无定所、欠债累累的老妇人。旁人听她告的是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都纷纷摇头,劝她不要鸡蛋碰石头,“只能抱石头冲天”的事就不要再坚持了,都劝她重新开始,好好经营门市部把欠款赔上就了此一生算了。劝说她的人当中,有单位同事、有亲戚朋友,也有法院的法官。可陶月华不甘心,“总得有个说法。”她把所有能卖的房产和资产都变卖了,又找人借钱赔了一部分款,把门市部交给刚刚毕业的大女儿帮忙照看,撇下正在上高中的儿子,一次次往返于申诉、上访和回家的路上。家里的事几乎照顾不了,这期间,忙于申诉上访的陶月华没发现,自己的大女儿一天比一天虚弱了,要上班,要照顾家人,要照看门市部,还要应付银行和其他债主的追债,大女儿也是身心疲惫,体贴的她未跟母亲提及自己的身体情况,一直撑着,直到有一天突然昏迷被送进医院,陶月华才知道女儿得的是肾炎,因为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期,拖成了尿毒症,昏迷了三个月的女儿终于醒了过来,可双目已经失明了。着急的陶月华多想救回生命垂危的女儿,可高额的医药费和之前欠下的货款让她绝望,她甚至多次跑到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希望对方能先还一点医药费救救女儿的命,可一切都是以失败告终。女儿住院后,陶月华把8个多月大的小外孙交给自己年近80岁的老母亲带,自己就在医院陪护女儿,为了省钱给女儿做治疗,陶月华就用三条长凳搭成床靠在女儿病床前悉心照料,期间仍然坚持抽空去申诉,奔波在医院和申诉路上的陶月华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她仍然相信,有党在,有政府在,还有法律的公平正义在。由于治疗的费用跟不上,还因为女儿的病情拖得太严重, 2000年,陶月华痛失爱女。看着怀里失去母亲的小外孙,陶月华更铁了心要讨个说法。
    “孩子们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这个家也为我失去了太多太多。”
    纯朴的信仰让她坚强面对人生风浪
    虽然负债累累、虽然居无定所、虽然家庭剧变,但陶月华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女儿没了,但外孙要照顾,维权也要继续,她背着小外孙到昆明、到北京申诉、上访,不停的为自己的权益也为自己纯朴的信念坚持着。
2007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对陶月华一案进行了重新开庭审理,撤销了1997年的一审判决和 1998年的二审判决,依法判决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承担赔偿责任。按照再审判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继1998年第一次委托执行后第二次把判决书的执行工作委托给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可结果还是一样,执行工作没什么反馈。云南法院的执行法官一直在努力,可都被对方以各种方式和借口推脱,“云南的法官很负责任很好,一直在想办法执行。”在云南法院执行局的法官们的多方努力和坚持下,2009年11月,省高院最终查封了被执行人的5辆车。虽然陶月华实现自己的债权还需要一些时间,但这样的结果让她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坐在记者面前的陶月华两鬓斑白,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苍老一些,说起自己11年来的维权经历,她显得有些为难,一再叮嘱记者不要写那么细,她不想出名,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段“丢人的也非常艰难的岁月”。她告诉记者,虽然与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的这次合作让她直接损失了100多万元、遭遇了人生剧变,也给她造成了太多太多的痛苦,但她的诉求就是要对方按当时签订的合同尽自己的义务,履行自己的违约责任,法院判决是什么就是什么。要真算起自己的损失,陶月华表示这个损失谁也赔不起,“谁来赔给我一个女儿?谁能赔我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谁能赔我人生当中这十几年的时光?”
    整个采访过程中,陶月华的精神状态很好,表达也很清晰,不时的说还是好人多、自己很幸运,都遇到些好人了。只是在说起女儿、说起这十余年的辛酸,陶月华的表情微微黯淡了一会儿。
    陶大妈爱笑,也很“大方”,每逢看到街上有人乞讨,她都会多少伸出援手,“谁也不愿这样啊。”有一次,出去买菜的陶大妈看到街上有一个残疾人趴在地上乞讨,揣着11元多钱的她就掏了10元钱给人家“太少了也帮不上人家的忙。”结果自己就买了一块多钱的小菜就回家了。就是相信人与人之间有真情在,相信善良的人多,所以她一直坚持。人生巨大的变故没让她倒下,如陶月华所说,她也象个一般的老人一样在生活着,抱着一种纯朴又坚定的信念,她坚持过了11年,也将这么走下去。
    采访过程中,陶月华的乐观和坚强让记者深受感动,在经历了岁月的磨难之后,这位老人表现的还是一种豁达从容的心态“世间自有公道,我相信法律的公平正义,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相信我这个事情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上一篇:女企业家的领导特质与领导力提升   

下一篇:成功的男女企业家有何不同? 

法律顾问:北京奥东律师事务所 张琦;网络推广顾问:张永伟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素质研究会 主编邮箱:huanyuyy@126.com 投稿邮箱:bangongshi10001@126.com 联系电话:010-8131385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403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