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题研究
墨家的领导者心理素质思想

    领导是指引和影响个人或组织在一定条件下实现某种目标的行动过程。其中实行指引和影响的人是领导者[1]。一个组织的成功与该组织主要领导的心理素质密切相关,在激烈的竞争中,表面上是组织的竞争,实质上是领导者心理素质的竞争。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社会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剧烈动荡之际,也是中国文化繁荣、思想活跃的黄金时期,以儒墨两家影响最大,正所谓“世之显学,儒墨也”。《墨子》中包含着丰富的领导者心理素质思想,虽产生于两千多年前,但对于现代管理仍具有积极的借鉴作用。本文将从管理心理学的角度来系统整理和阐述墨家的领导者心理素质思想,并揭示其现代意义,深化中国古代管理心理思想的研究。
    1、“博乎道术”的知识结构
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与国内外市场竞争的异常激烈,对领导者学识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因为知识越渊博,阅历越丰富,其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就越强,其应变能力与决策能力就越强。墨子之所以能创立与儒家争鸣的墨家学派,并成为其第一代领袖,这与他自身的博乎道术是分不开的。
    墨家的代表作《墨子》足以反映墨子博乎道术的知识结构,《墨子》是一部大百科式全书,现存十五卷五十三篇,分为四部分:一、“经说”包括《经》上下篇、《经说》上下篇、《大取》、《小取》、《亲士》、《修身》、《所染》、
《法仪》、《七患》、《辞过》和《三辩》,集中反映了墨子的学术思想,他所建立的逻辑体系,在人类逻辑思维发展史上可与亚里士多德逻辑和印度因明论相媲美。二、“论说”包括《尚贤》、《尚同》、《兼爱》、《非攻》、《节用》、《节葬》、《天志》、《明鬼》、《非乐》、《非命》和《非儒》,系统表现了墨子的政治观点,闪耀着平民思想的光辉。三、“墨语”包括《耕柱》、《贵义》、《公孟》、《鲁问》、《公输》,记录了墨子和外界辩说时的言行。四、“战备”包括《备城门》、《号令》、《备穴》、《杂守》等十一篇,集中反映了墨子怎样把科学知识应用到军事防御方面,在古代军事史上是罕见的资料。
    墨子曾求学于著名史官史角的后代,早年“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
“通六艺之论”,平日言谈,讲学常引用《诗》、《书》以及《春秋》内容,博得“北方圣贤人”的美誉,他是中国古代少有的数学、物理、逻辑、文学、政治、军事、科技等学科集大成者。墨子的手工技艺水平和军事才能比著名的公输班还略高一筹。墨子具有先秦诸子少有的科技意识和发明创造能力,据史书记载,他用木头削成的车轴能承受六百斤重的物体,用木料做的鸟能在天上飞(《淮南子•齐俗训》、《韩非子•外储说》),他比公输班更早地发明了云梯,他对物体运动中力的作用、杠杆原理、光线折射、投影关系、小孔成像、点线面体圆概念等力学、光学、几何学方面的认识,广泛而深刻,具有先驱意义。他写的《城守》各篇成为军事经典之作。在先秦诸子中,墨子既是一位理论家又是一位实践家。在理论方面,墨子与孔子等圣贤一样,能够深入到哲学层次,进行哲理性思辩,并著书立说,掀起百家争鸣的学术高潮。例如:“墨经”把知识的来源分为亲知、闻知和说知,这种唯物的认识论已达到相当高度。墨子在论辩时善于应用分析归纳法,在《非命》中谓“三表法”是:“有本之者”,指立论要有历史依据;“有原之者”指立论要有现实证明;“有用之者”指立论的正确与否要看实际效果。“三表法”既有唯物因素,又符合逻辑辩证方法。而在“墨经”中的“以名举实,以辞抒意,以说出故”。“以类取,以类予”则是直接揭示了概念,判断和推理这三种思维形式以及它们的区别和联系,并指明推论赖以进行的逻辑方法,在中国乃至世界古代哲学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在实践方面,墨子是一位手艺精湛、技术高超的工匠,能顷刻之间削三寸之木成一能载五十石的车轴,能研制会飞的木鹰;墨子是一位杰出的外交家和军事家,独自一人到楚国与公输班进行模拟战争,并说服楚王放弃侵略;墨子是一位教育家,由他创办的墨家学派其实是一所强调实践和献身精神的流动性综合学校,“其弟子弥丰,充盈天下”。
     墨子的博通源于他的好学,在《贵义》篇中记载了他热爱读书的故事。“子墨子南游使卫,关中载书甚多,弘唐子见而怪之,曰:‘吾夫子教公尚过曰:‘揣曲直而已’。今夫子载书甚多,何有也?’子墨子曰:‘昔者周公旦朝读书百篇,夕见漆十士,故周公旦佐相天子,其修至于今。上无君上之事,下无耕农之难,吾安敢废此?闻之:‘同归之物,信有误者’。然而民听不钩,是以书多也。今若过之心者,数逆于精微。同归之物,观己知其要亦,是以不教以书也。而子何怪焉?’”墨子以著名政治家周公为榜样,刻苦学习,钻研学问,所以在出游时马车上载满书也就不奇怪了。 在知识经济为主要特征的现代社会,领导们应该仿效墨子好学博通的精神,认真学习新的知识、理论,刻苦钻研业务,了解国内外情况,紧扣时代发展脉搏,成为社会所需的复合型人才,成就丰功伟绩。因为知识正成为经济发展的催化剂,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缺乏知识的领导必将在知识经济的大潮中被淘汰下来,象墨子那样“博乎道术”的领导者才是沙中之金,中流砥柱。
     2 “厚乎德行”的品德特征
    中国自古至今,一直提倡贤人政治,崇尚以德为先,对领导者的道德素质要求很高。品格因素作为一种非权力影响力,是反映领导者内在素质最重要的指标。优秀的品格因素会给领导者带来较大的影响力和树立良好的威信,使下属产生敬重感,引为学习的榜样,从而有利于组织的健康发展,墨子在《修身》篇详细谈了这个问题。
    墨子认为品行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这一根基不牢,其他方面就会缺乏发展的基础,在《修身》篇写到:“君子战虽有阵,而勇为本焉;丧虽有礼,而哀为本焉;士虽有学,而行为本焉。是故置本不安者,无务丰末”。
    领导者的品质对树立威信起着很大的作用。而在形成领导者品质的各要素中,道德品质又占据很重要的位置,因为道德品质的好坏直接影响到领导行为的性质与领导工作的效能。正如墨子所说:君子作战虽然有阵法,但勇敢是根本的东西;治丧虽然有礼仪,但哀痛是根本的东西;士人虽然有学问,但品行是根本的东西,根基立得不牢靠,就别求细枝末节的茂盛。
    如何做到“厚乎德行”?墨子认为应该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了解自己的情况,并经常内省,自我批评,从而早日养成高尚的道德情操。墨子在《修身》篇说“君子察迩而迩修者也;见不修行而见毁,而反之身者也,此以怨省而行修矣”,意指:君子能明察左右,跟着修养自己的品行,他知道不修养自己的品行将受到别人的毁谤,所以经常反躬自问,检查自己,这样,别人的怨言也少了,自己的品行修养也提高了。人们都知道要修身树德,可是在做的过程中往往不能克服一些困难而放弃。墨子批评有些人想修身但拒绝别人的有益劝告,在《贵义》篇说:“世之君子,欲其义之成,而助之修其身则愠,是犹欲其墙成,而人助之筑则愠也。岂不悖哉!”意思是:世上的君子想实现自己的义,可是别人帮助他修身就恼怒,这好比想把墙修好,但别人帮助他筑墙他就恼怒一样,这不是很荒谬的吗?
    除了自己身体力行地修身树德外,墨子还积极教导领导者修身,认为道德修养可以帮助事业早日成功,即“君子力事日强,愿欲日逾,设壮日盛”。墨子明确阐述了道德修养的内容:“志不强者智不达, 言不信者行不果。据财不能以分人者,不足与友;守道不笃,遍物不博,辩是非不察者,不足以游。本不固者未必几,雄而不修者,其后必惰。原浊忠流不清,行不信者名必耗。名不徒生,而誉不自长。功成名遂,名誉不可虚假,反之身也。
    务言而缓行,虽辩必不听;多力而伐功,虽夯必不图。慧者心辩而不繁说,多力而不伐功,此以名誉扬天下”。(《修身》)墨子认为考察“德”的指标主要有十一项:强志、重信、轻财、守道、明察、诚实、自省、实干、谦虚、睿智、无私。强志指重视意志的磨练,因为意志不坚强,才智不会通达。重信指以信为本,如果说话不讲信用,行动就不会果敢。轻财指君子不爱财,更不吝啬,据有钱财不肯分给别人,这样的人是不值得与他交朋友。守道指自己的为人处事的原则和信仰追求要专一。明察指认识事物要广博,分辨能力要强。诚实指言行一致,如果行为不诚实,名声必定败坏,因为名声不会徒然而生,荣誉也不会自己增长,必须靠努力来获得。自省指经常反思自己的行为,及时纠正行为的偏差。实干指少说多做,因为致力于空谈而行动迟缓,即使能言善辩,别人也不会听。谦虚指即使出力多也不夸耀自己的功劳,聪明的人心中明白,但不求夸夸其谈,因此名扬天下,睿智指既有智慧又内敛,并不锋芒毕露。无私指没有求名求利的私心,谋利之心很重而成为天下的贤人,这是从来没有的。
    墨子认为只有通过艰苦的磨练才能形成良好的道德情操,他带领徒弟们日夜奔走,救国救民,以自苦为极,并处处表现出其“贫则见廉,富则见义,生则见爱,死则见哀”的修身原则。《备梯》载:“禽滑厘事子墨子三年,手足胼低,面目黎黑,役身给使不敢问欲”,由此可见一斑。在充满竞争诱惑的现代社会,领导修身时首先要从道德素质入手,一个组织的领导者的道德素质直接影响整个组织的风气和其他成员的道德水平,重德的柔性管理在组织管理中逐渐显示其特有的效能。
    3 “辩乎言谈”的语言能力
    在组织管理过程中,能言善辩的口才是成为一个成功领导者的基本条件。先秦墨家学说多次遭到其他学派的攻击,而且墨子本人热衷于辩论实践,游说各国的王公大人,经常与平民百姓和自己的反对者辩论,在长期的辩论、谈判、讲学过程中,墨子坚持原则,灵活运用娴熟的论辩技巧,常能出奇制胜,驳倒对方,而且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辩论方法和技巧,留下传世之作《墨辩》,辩论也成为墨家的一大特色[3]。 墨子在《小取》篇阐述了辩论的目的是“夫辩者,将以明是非之分,审治乱之纪,明同异之处,察名实之理,处利害,决嫌疑”,也就是辩论要分清是非的区别,审察治乱的规律,辨明同异的所在,考察名实的道理,决断利害,解决疑惑。
    墨子总结了一套立辩的方法,认为:“或也者,不尽也;假者,今不然也;效者,为之法也,所效者,所以为之法也,故中效,则是也,不中效,则非也,此效也;辟也者,举物以明之也;绛也者,比辞而俱行也;援也者,曰子然,我奚独不可以然也;推也者,以其所不取之,同于其所取者,予之也,是犹谓也者,同也,吾岂谓也者,异也”。“或”指有可能;“效”指立个标准, “辟”指举别的例子来说明此物。“绛”指两个词义相同的命题可
    以由此推彼;“援”指援引对方的已肯定的命题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推”指用对方所不赞同的命题,类同于对方所赞同的命题来反驳对方。
    墨子常用的辩论技巧有打比方、举例子、援引对方、归谬法、举反例。打比方,精于设譬,言必有譬,他驳君子兼爱如擎泰山超江河一样难就用这个技巧。举例子,用相似的例子从中归纳出一般论点,加强说服力,如“不为己之可学也,其类在猎走”。(《大取》)援引对方,指引证别人类似的论点来证明自己的论点,因为在辩论时双方遵守形式逻辑的同一律,例如墨子曾用此法击败了公孙龙。归谬法,指从对方的议论中引出矛盾,从而辩倒对方,例如,公输班赞同“讲仁义不杀少数人”,却不赞同“讲仁义不杀多数人”,墨子用此法将其击败。反例为难,举一个反例,推翻一个不正确的全称命题,如《经说下》用“无欲恶之益损也,说在宜”来驳“五行常胜”之论。[4]
    墨子在辩论中屡屡获胜,除了精通辩论技巧外还有强大的后盾,那就是高尚的道德风范,良好的人格品质,渊博的知识和强大的政治、军事、经济实力。精通逻辑的墨子及后学在辩论中灵活运用多种方式,熟练运用各种技巧,不仅成为辩中高手,而且记录其辩论的原则、方法、技巧和实例的《墨经》成为后世辩才的必读之书。现代领导应该具备一定的哲学修养,懂一些逻辑知识,掌握一些辩论技巧,培养墨子那样“辩乎言谈”的语言能力,以避免口才成为木桶原理中的最短的那块木片,成为自己和组织发展的瓶颈。
     4 “摩顶放踵”的工作态度
    领导者为实现组织目标而不计个人得失的工作态度,言必行、行必果的实干精神和注重理性的科学精神是现代组织成功的重要条件。墨子崇尚先王圣贤,以他们为榜样,“摩顶放踵利天下”,为百姓利益劳作一世也不后悔、厌倦,正如他在《节用》篇中写道:“古者明王圣人所以王天下,正诸侯者,彼其爱民谨忠,利民谨厚,忠信相连,又示之以利,是以终身不厌,殁世而不倦。”
    墨子在行义的过程中,遇到很多困难,也遭到别人的误解,甚至有生命的危险,他的朋友劝他放弃孤身一人去行义,他说:“今有人至此,有子十人,一人耕而九人处,则耕者不可不益急矣。何故?则食者众而耕者寡也。今天下若为义,则子如劝我者也,何故止我?”(《贵义》)他的回答不仅反映他的积极救世的实干精神,也显示了他坚强的意志品质。 
    墨子在行义的过程中,不仅自己以身作则,而且严格要求弟子不能贪图功利而违背自己的信仰,违背自己的行事原则,违背墨家所倡导的“义”。《鲁问》篇记载越王想以百里封地来请教墨子的治国之道,而墨子却说:“子观越王之意何如?意越王将听圣言,用吾道,吾将往,量腹而食,度身而衣,自比于群臣,奚能以封为哉!抑越王不听圣言,不用吾道,而吾往焉,则是我以义粜也。钧之粜,亦于中国焉,何必于越哉!”还有一个故事,墨子派弟子胜卓去项子牛那里做官,而胜卓重利轻义,违背师言,助纣为虐,墨子派人要求项子牛辞退胜卓,他说:“我使卓也,将以济骄而正嬖也。今卓也禄厚而谲夫子,夫子三侵鲁而卓三从,是鼓鞭于马勒也。我闻之:言义而弗行,是犯明也。卓非弗之知也,禄胜义也。”墨子反对空谈,认为应该言行一致:“常使若二君者,言必行,行必果,使言行之合,犹合符节也,无言而不行也。”[5]当墨子一听到公输班为楚造云梯将攻宋,“起于齐,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班”,与之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模拟战争。
墨子及弟子凭着摩顶放踵的工作态度,为“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而勤生薄死,矢志不移,为国为民作出巨大贡献。摩顶放踵的工作态度是现代领导所应具备的基本素质,尤其当在复杂多变的社会,这些人格因素更显其独特魅力,对个人和组织的成功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因为,现代组织的竞争其实主要是组织的高层决策者和经营者的智力和非智力因素的较量,而实干精神是非智力因素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二卷《中国科学思想史》中评价墨家的科技成就时说:“完全信赖人类理性的墨家,明确地奠定了在亚洲可以成为自然科学的基本概念的东西”,由于墨子对理性思辨和实践的重视,加上开放式和兴趣式教学,墨家许多成员对科学技术的研究和实践产生兴趣,他们从自然的观察和日常技艺的操作入手,做了大量实验,例如:中国科学史上第一次有记载的小孔成像的光学实验,而且,在《墨经》还记载了滑轮、凹 镜、凸镜等物理实验;在《备城门》记载了墨子发明的投石机、藉车、渠答、转射机等威力强大的武器:在《备穴》记载的“罂”,在《备样》记载的“杀”都应用了声学、光学等科学知识。把科学作为一种思想,一种方法,一种基于纯粹的求知欲而引发的真理追求,在现代领导者身上并不多见,由于缺乏科学的意识、科学的思维、科学的论证,仅靠主观意志和经验来领导,往往会失败。墨家的理性思辨之所以可贵,就在于它的怀疑精神、批判精神、实践精神和创新精神。墨子注重理性的科学精神对于领导者素质的提高有重要意义。
      5 “非乐节用”的生活作用
    “节俭则昌,淫佚则亡”(《辞过》),这可以说是墨家节用思想的结晶和升华[6], 是墨家关于领导者心理素质思想中的一个主要内容。春秋战国时期生产力比较落后,加上连年战乱,人民生活水平很低,而当时的许多王公大人却生则奢靡,死则厚葬,加剧了国穷民困,社会混乱。为此,墨子用《节用》、《节葬》、《非乐》三篇文章来抨击腐败,提倡廉洁。两千多年过去了,现在有些领导在创业时期能艰苦朴素,但当事业稍有所成时就贪图享乐,奢侈浪费,不思进取,不但阻碍了组织的再发展,而且意味着他的事业的结束,所以墨子的节俭思想对反腐倡廉,帮助领导者养成节俭朴素的生活作风有借鉴意义。
    墨子认为:节省开支,避免浪费,其实就是增加了一倍的收入,在《节用》篇写道:“圣人为政一国,一国可备也。大之为政天下,天下可倍也。其倍之非外取地也,固其国家,去其无用之费,是以倍之。圣王为政,其发令兴事使用民财也,无不加用而为者,是故用财不费,民得不劳,其兴利多矣”。意指:圣人治理一国,国家的财富成倍增加,不是向外扩展、掠夺土地,而是省去无用的费用,也就是要节用。
由于贵族阶层为满足物质享受,横征暴敛,非法掠夺,对外侵城掠地,使双方死伤无数,损失极大,正如墨子所言“今天下为政者,其所以寡人之道多,其使民劳,其藉敛厚,民财不足,冻饿死者,不可胜数也”,“且大人惟毋兴师以攻邻国,久者终年,速者树月,男女久不相见,此所以寡人之道也。与居处不安,饮食不时,作疾病死者;又与持刀枪者攻城野战死者,不可胜数”。(《节用上》)墨子认为用财必须利民,如果王公大人不利民而“加用”,就是浪费,应“去无用之费”,尤其是反对战争和暴税。 墨子为了节用之法的有效实施,在衣、食、住等方面制定了一些消费标准:“饮食之法,足以充虚继气,强股肱,耳目聪明,则止,不极五味之调,芳香之和,不致远国珍怪异物。”意指:饮食只要充饥补气就行,不必珍贵奇怪的食物。“制衣之法,冬服轻且暖,夏服轻且凉,则止。其为衣裘何?以为冬以御寒,夏以御暑。凡为衣裳之道,冬加温、夏加洁者善,鲜加者去之。”意指:衣服只要冬天加温,夏天去暑就行了。“宫室之法,其旁可以御风寒,上可以御雪霜雨露,其中蜀洁,可以祭祀,宫墙足以为男女之别,则止。”意指:房屋只要能抵御风寒,防御雪霜雨露,祭祀祖先、鬼神,分别男女就行了,不必豪华[7]。 现代组织在接待等方面的消费进行标准化管理时不妨参考墨子有关节俭的基本思想。
    墨子不仅提倡节俭,而且要求统治者在灾荒之年主动减少自己的俸禄,带头艰苦朴素,和百姓一起度过难关。在《七患》中他说:“岁馑,则仕者大夫以下皆损禄五分之一;旱,则损五分之二;凶,则损五分之三;馈,则五分之四;饥,则尽无禄,廪食而已矣。故凶饥存乎国,人君彻鼎五分之三,大夫彻县,士不入学,君朝之衣不革制,诸侯之客,四邻之使,雍食而不盛;彻良马,涂不芸,马不食粟,婢妾不衣帛,此告不足之至也”。意指:饥荒之年,官员俸禄缩减,食物减少,不做新衣,大夫不听音乐,读书人去种地,诸侯之客和邻国使者的饮食不丰盛,四马去掉两匹,道路不修,马不吃粮,妻妾不穿丝织品。在现代组织中,领导者与组织利益密切相连,在组织危难之时,领导者不计个人得失,自己降低薪金,甚至拿出自己的积蓄来解燃眉之急,最后使组织度过难关。在亚州金融危机后,新加坡等国的官员主动降低薪资,就是墨家这一思想在现代社会的体现。
     为了厉行节用,墨子还力主非乐。针对当时民有三患的实情,墨子认为应该首先满足百姓的生存需要,才可以考虑王公大人的音乐方面的精神需要,因为王公大人喜欢大钟鸣鼓琴瑟竽笙之声,制造乐器,将必厚敛乎万民,而且撞巨钟,击鸣鼓,弹琴瑟,吹竽笙,无助于“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同时奏乐必使人“废丈夫耕稼树艺之时,废妇人纺绩织布之事”,舞人还要“食必梁肉,衣必文绣”,导致的结果是“与君子听之,废君子听治;与贱人听之,废贱人之从事”,最后墨子得出结论:“乐之为物,将不可不禁而止也”。(《非乐上》)
    墨子的节用非乐的思想符合当时人民的利益,勤俭持家也逐渐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经济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能否具备并长久保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对现代领导者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考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节俭思想在领导者心理素质中的重要性更显突出。
     6 “兼容守拙”的为人原则
    良好的心境是领导者心理素质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如何保持积极、乐观和平衡的心境,创造和谐愉快的人际环境,墨子在《亲士》篇中阐述了兼容无斗、守拙安心的为人处事原则。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现代领导者应该有虚怀若谷、包容万物的胸怀,善于听取不同的意见,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有效地利用“外脑”,来成就大业,墨子说:“是故江河之水,非一源之水也;千镒之裘,非一狐之白也。夫恶有同方不取,而取同己者乎?盖非兼正之道也。是故天地不昭昭,大水不潦潦,大火不燎燎,王德不尧尧。若乃千人之长也,其直如矢,其平如砥,不足以覆万物。是故溪陕者速涸,逝浅者速竭”。(《亲士》)就是说:江河里的水不是一个源头的水,价值千金的皮衣也不是一只狐狸腋下的白皮能制成的。哪有同道的人不去用,却去用与自己私意相同的人呢?那样做就不是兼爱天下的君王的原则了。因此天地并不是永远光明,大水也不永远清澈,大火并不永远不灭,君王的德行并非高不可攀。如果管理千人的官吏为政刚直得象箭杆,板平得象磨刀石,那么就不能包容万物了。狭隘的小溪干涸得快,水浅的川流枯竭得快,坚硬贫瘠的土地不会长出五谷。可见,没有兼容之心的领导是很难管理好一个组织的。
    由于真正的贤人难以驾驭,如墨子所言“良弓难张,然可以及高入深;良马难乘,然可以任重道远;良才难令,然可以致君见尊”。所以领导者在用人时必须胸襟开阔,能容其所长,容其所短,容其所言,容其所怨。墨子与儒家就君子有无争斗曾进行辩论:“子夏之徒问于墨子曰:‘君子有斗乎?’
    子墨子曰:‘君子无斗。’”(《耕柱》)领导者之间常会产生各种矛盾,形成破坏性冲突,内耗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墨子“君子无斗”的思想值得借鉴,领导者之间应该加强合作,互相帮助,团结一致,平等竞争,积极向上,见贤思齐,才能达到互利共赢的完美结局,顺利完成组织目标。
    “安心”指领导不管处于何种位置,都应该有自信心,平常心,不轻易放弃自己的原则,勇于承担重任难事。墨子说:“非无安居也,我无安心也;非无足财也,我无足心也。君子进不败其志,退究其情;虽杂庸民,终无怨心,彼有自信者也。是故为其所难者,必得其所欲焉;未闻为其所欲,而免其所恶者也”(《亲士》)。墨子认为并非没有安适的居处,丰足的财产,而是没有安定、满足之心;君子应该自己承担难事,让别人做容易的事,做官时不改变自己的志向,丢官时能探究实情,即使杂处在平庸的百姓中间,也没有怨恨之心,因为他有自信心和平常心。
    墨子在《亲士》中举了很多例子来证明太盛难守:“今有五锥,此其锐,锐者必先挫;有五刀,此有错,错者必先靡。是以甘井先竭,招木先伐,灵龟先灼,神蛇先暴。是故比干之死,其抗也;孟愤之杀,其勇也;西施之沉,其美也;吴起之裂,其事也。故彼人者,寡不死其所长”。墨子认为无论是锥、刀、井、木、龟、蛇的灭亡,还是比干、孟愤、西施的死亡,都是由于他们的优秀导致的。东方文化注重集体,个人的作用不被突出,加上小农意识和文人相轻的旧习,常会出现打击精英的情况,这种文化经千年积淀,一时难改,如何来适应这种环境,也是现代领导者面临的难题,墨子提出的“太盛难守,善于守拙”的思想是适应这种独特的东方文化的一种较好的方法。现代领导者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在自我发展时适度表现自己,有意识地加强自我保护,避免由于自己的优秀而遭到别人的打击、陷害。
    墨家的领导者心理素质思想与现代领导者心理素质思想既有相似性也有差异性。墨家详细阐述的知识结构、道德品质、语言能力、工作态度、生活作风和为人原则都是现代领导者心理素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主要观点基本一致,但分析的深度相对欠缺一点,现代领导者心理素质的其他方面,如性格等内容,在《墨子》中很少涉及。体现平民利益的墨家思想在中国古代管理心理思想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墨家所提倡的兼爱非攻、反对侵略的和平思想;尚贤使能、强本节用的治国方略;勇于创新、重视实践的科学精神,不仅在当时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在今天仍有积极的借鉴意义。由于墨家所代表的阶级的政治失败,所提出的社会理想不符封建统治实际的需要,以及墨家思想体系中自身的一些矛盾使墨家在秦汉后逐渐衰微,几尽湮没,但墨家思想并未灭绝。在近代,墨家再度复兴,成为中国资产阶级改良的革命武器。及至今天,在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和发展经济、富国强民之际整理和研究墨家的领导者心理素质思想,并把它融合到现代管理去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上一篇:25个成功素质案例学习   

下一篇:没有了! 

法律顾问:北京奥东律师事务所 张琦;网络推广顾问:张永伟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素质研究会 主编邮箱:huanyuyy@126.com 投稿邮箱:bangongshi10001@126.com 联系电话:010-8131385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403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