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评论
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素质教育思想的主要内容

   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对教育的论述是影响我国教育发展的主流教育思想,是党和国家制定教育方针与教育发展战略决策的理论基础。素质教育思想,是他们教育思想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历史任务和不同的 实践中逐步形成与完善的。

  (一)毛泽东:从“三育并重”到德、智、体全面发展方针的确立
  教育是培养人的社会活动,培养什么人,为谁服务,这是教育的目的所在,也是一切教育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毛泽东在幼年时代受过封建教育,以后又受过新式学堂的教育。当时这些教育中封建主义气息十分浓重,阻碍学生的全面发展。 毛泽东以其切身体会,痛切感受到旧制度的危害。他言辞激烈地批判旧教育制度割裂德、智、体,奴役学生,使学生畸形发展的现象。他从立志以教育为职业开始,就独辟蹊径地阐发了以提高素质为核心的全面发展的教育观。在湖南一师就读时,他就 提出了“三育并重、身心并完”的观点。1916年12月,毛泽东在给好友黎锦熙的信中写到:“古称三达德,智、仁与勇 并举。今之教育学者以为可配德、智、体之三言。”[1]他把古与今、三达德与“三育”联系起来。1917年4月2日, 毛泽东又在《体育之研究》中,更系统地阐述了德、智、体三育全面发展的思想。他说:“夫知识则诚可贵矣,人之所以异于 动物者以此耳。”“道德亦诚可贵矣,所以立群道、平人此耳。”“体者,载知识之车而寓道德之舍也。”[1](P,67 )为了实现“三育并重”,他认为通过讲课可以“教授”知识技能,养成发达的智力;通过教师的言传身教,可以“训练”学 生之道德,养成优良的品性;通过体育卫生等活动,可以“养护”学生之身体,增强其体质。尔后,随着他走上职业革命家的 道路,在各个不同时期,对德、智、体三者的内涵作了更深层次和新的更高意义上的阐释。
  关于德育,毛泽东在制定教育方针时,始终把它放在首要核心的地位。1939年5月,毛泽东在《抗大三周年纪念 》的文章中指出:“抗大制定的教育方针是: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这三者,是 造成一个抗日的革命的军人所不可缺一的。”[2]他还强调青年应该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不论是知识分子, 还是青年学生,都应努力学习,不仅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而且要学习马克思主义。他明确指出:“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 等于没有灵魂”。[3]关于智育,毛泽东认为,青年时代正是“修学储能”的时期,要认真读书,力求“积文成学”。而成学有道,他主张致用之学,博采百家。“为学之道,先博而后约,先中而后西,先普通而后专门”。[1](P,7)他又说:“文化课学好了,到处有用”,“因为学了文化以后,政治、军事、经济哪一门都可学。”[4]“必须向一切内行人们( 不管什么人)学经济工作。拜他们做老师,恭恭敬敬地学,老老实实地学。”[5]他要求人人都要努力学习,有条件的要努 力学技术、学业务、学理论。关于体育,青年毛泽东就认为“体育于吾人实占第一之位置,体强壮而后学问道德之进修勇而收 效远”。“体者,载知识之车而寓道德之舍也”。[1](P,67)因此,他主张“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新中国成 立后,毛泽东亲笔题词:“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毛泽东既是体育运动的倡导者,又是体育运动的实践者。从青年 时代起,他就“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中老年后,他还中流击水,畅游长江,参加各种体育锻炼。他还根据青年学生的 特点,要求青年学生生动活泼地发展,而不是僵化被动地发展。
  毛泽东从青年时代提出“三育并重”的教育理想,到了40年后的1957年又将它升华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 育方针。他说:“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2](P,340)这既是对我国教育事业的质的规定,也是对教育功能的本质要求;既是对每一个受教育者提出的希望和努力目标,也为我国教育指明了发展方向和人才培养的规格。从“三育并重”到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具有一脉相承的逻辑关系,也是认识上的质的飞跃,其中的主线是从提高人的个体素质,到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素质。然而, 由于在国际国内复杂多变的情况下,毛泽东对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以及在社会主义历史条件下教育的性质、功能及其与政治、经济关系没有完全搞清;由于党内“左”的思想逐步升级和泛滥,毛泽东错误地发动“文化大革命”,加上林彪、“四人帮” 严重的干扰和破坏,使我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发展出现了大的曲折。“文化大革命”给我国的教育事业带来了严重的灾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进步,尽管毛泽东有些思想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有矫枉过正之嫌,但瑕不掩瑜,并不影响毛泽东素质教育思想精髓之正确及对现实的巨大指导作用。
  (二)邓小平:培养“三个面向”的“四有新人”
  邓小平对中国的教育事业一贯高度重视,他从20世纪50年代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起,就对教育工作倾注了满腔 的热情和心血,特别是粉碎“四人帮”后在我国教育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 计”,成为推行“文化大革命”极左路线首先从教育领域发难的借口。1975年,邓小平复出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针对 “文化大革命”中的倒行逆施,首先提出“教育要整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与“四人帮”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粉碎“ 四人帮”后,面对当时教育存在的困难,再次复出的邓小平率先推翻“四人帮”对社会主义教育所作的“两个估计”,对“左 ”倾错误进行拨乱反正,恢复毛泽东教育思想的本来面目,纠正毛泽东晚年在教育领域的失误,并提出:“我知道科学、教育 是难搞的,但是我自告奋勇来抓。不抓科学、教育,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就成为一句空话”。[6]1977年5月24 日,邓小平发表著名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重要谈话,构成了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理论的基本立足点。
  人才的培养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是通过各种渠道来实现的。但是,最根本的途径是教育。长期以来,邓小平主张通过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教育来培养人才。他说:“我们的学校是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人才的地方。”[6](P,103)科 研是靠教育输送人才的,科学技术人才的培养,基础就在于教育。在1978年4月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邓小平提出,要提 高教育质量,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教育事业必须同国民经济发展的要求相适应;要造就具有社会主义觉悟的一代新人;要尊重教师的劳动,提高教师的质量。[6](P,103-108)邓小平竭力主张改变“文化大革命”中的高校招生制 度和创办一批重点大、中、小学,为早出人才、出好人才起示范带头作用。关于培养人才的质量标准问题,邓小平在肯定毛泽东的教育方针的基础上,曾多次地论述“又红又专”、“有理想、有道理、有文化、有纪律”和“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等社会主义教育的培训目标问题。
  1983年10月,邓小平从当代世界发展和中华民族历史命运的高度,提出要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和“ 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7]的战略方针。“三个面向”的提出给我国的教育改革和发展提供了新思路, 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一是提出了教育改革与发展的目标,把教育改革和发展与党的总任务联系起来,既强调了现代化建设对教育的依赖关系,又说明了教育要主动适应现代化建设需要的必要性,同时也指出教育的发展是决定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 全局和中国前途、命运的一个根本问题;二是指出了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道路是要使教育适应当今对外改革开放的需要,适应世界新技术革命的发展要求,吸收、借鉴世界各国的文明成果,培养出能参与国际竞争的人才;三是指出了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趋 势是使教育面向21世纪,为适应和满足未来社会的发展需要打基础。“三个面向”要求我国的教育必须反映现代科技、文化 的新成就,进而促使教育体制、教育机制、教育结构、学制、课程设置、教学方法、教学形式、教学管理等方面的改革,从而培养出高素质的“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新人。

上一篇:中国古代领导者素质理论   

下一篇:浅谈中华礼仪与素质修养 

法律顾问:北京奥东律师事务所 张琦;网络推广顾问:张永伟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素质研究会 主编邮箱:huanyuyy@126.com 投稿邮箱:bangongshi10001@126.com 联系电话:010-8131385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40307号